首页

大发app在线

大小:477KB 语言:简体中文

阅读: 960 系统:Android/Ios

更新时间:2021年10月27日

特别推荐列表

大发app在线点评介绍

1.(第21-22集)第二十一集2005年。年过八旬的安在天,在作家麦家的陪同下去上海烈士陵园祭奠了父母。绵绵细雨中,老人的思绪飘回到30年代的旧上海,那段黎明前最黑暗的岁月,那个时候,他才是10岁的孩子。“四一二”事变后,国民党在上海疯狂杀戮共产党,父亲钱之江卧底在国民党上海警备司令部,担任总破译师,实际是中共地下党,代号叫“毒蛇”,而母亲罗雪与他并肩作战,公开是国军医院的麻醉医生,代号叫“公牛”。血雨腥风的一场杀戮,共产党人的鲜血又一次喷洒在苏州河上,国民党上海警备司令部副参谋长闫京生指挥了这次行动,使多名共产党员遇害。舞会上,钱之江和机要处的参谋唐一娜正沉醉在一曲探戈之中,而舞池里,又一名中共地下党员在罗雪眼皮底下被闫京生杀害。严峻的事态下,苏区中央派特使前往上海,择日召开会议,重振华东地下党。集会上,正当易容的钱之江受命之时,特务突然来袭,众人为了掩护他出逃,自绝了生路。此次,除“断剑”被活捉外,其余9人皆惨死在特务的枪下。接二连三的惨案让钱之江和罗雪深感事态严峻,为了严密监控敌情,钱之江只得以办公室为家。办公室中,唐一娜对钱之江竭尽讨好之能,而一心向佛的钱之江丝毫不为其所动。狡猾的特务利用一真一假的电台频率,成功地麻痹了中共地下电台的“老虎”(即年轻时代的丁姨)和“火龙”(即年轻时代的铁院长)的侦听。钱之江帮助唐一娜破译了南京密电,敌人已经获知特使行动的地址和内容。汪洋处长急将密件内容报告刘司令。钱之江模仿闫京生的笔迹给地下党“小马驹”发出情报,通知中央特使行动已经暴露,并告知敌人电台更换之后的新频率。与此同时,“断剑”正在忍受特务处长黄一彪的酷刑。第二十二集钱之江的情报被“小马驹”传递给下线“耗子”——一个收垃圾的人,中共地下联络员。“断剑”叛变,黄一彪根据他的口供,前去抓捕地下党员“飞刀”,不料身怀绝技的“飞刀”逃脱,黄在他房间的照片中认出了“小马驹”。黄一彪巧施调虎离山计,把“小马驹”约到自己的办公室,自己却带特务在其家中搜查,企图发现有价值的线索。办公室中,黄一彪假意要调“小马驹”去南京工作,却有意把“断剑”叛变的消息透露给他。为了不使掩护地下党重要的人物“警犬”暴露,“小马驹”破釜沉舟,欲杀死“断剑”未遂,最终被特务击毙,壮烈牺牲。狡猾的黄一彪为了引出更多的中共地下党,对外隐瞒了“小马驹”的死讯。重伤的“断剑”被送往国军医院,在罗雪的麻醉下被救活,黄一彪迫不及待地要带走尚在昏迷中的“断剑”。从黄一彪神秘的言行中,罗雪顿生疑心,她辗转得知这个重伤病人是党内的叛徒,立即向组织发出情报。同时,在电话中巧妙转达给钱之江,暗示“此人为六指”,钱之江暗暗感到事态严峻。“耗子”将情报传给身份为张副市长秘书的地下党员“警犬”,钱之江的情报传到了“警犬”手中。但此时,由于“断剑”的出卖,“警犬”身份已经暴露,他被特务重重包围,危难中毅然引爆炸弹,与敌共亡,那份“特使”情报也落入敌手。(第23-24集)第二十三集“警犬”牺牲,他的父亲、老地下党员“母鸡”一并遇难。黄一彪穷凶极恶地连夜血洗了“警犬”所住的秘书楼。失去了“小马驹”的消息,罗雪和钱之江心生疑虑。由于情报走失,“毒蛇”的目标暴露,知情南京密电的钱之江、唐一娜、汪洋首先遭到刘司令的怀疑,连夜被秘密带走。路上,钱之江察觉情报没送出去,借机再把情报传给在夜市上扫垃圾的“耗子”,但由于“耗子”的疏忽,钱之江的精心策划失败。断了线的“飞刀”与“耗子”取得了联系,二人商议除掉“断剑”。“飞刀”来到医院,却没有找到下手之机。刘司令责怪黄一彪心狠手辣,“警犬”一事中杀死很多无辜的市民,黄一彪却由此心生一计,他通过媒体歪曲事实,将杀人一案嫁祸给共产党。同时,仿造“警犬”的信件、发假消息来蒙蔽中共地下党的视线,让所有人相信“警犬”临时调去南京。至此,“警犬”的下落被黄一彪垒在了一座不透风的墙里。“火龙”和“老虎”截获“警犬”去南京的假情报,地下电台负责人罗进感到事有蹊跷。罗雪接到了陌生电话,得知钱之江被刘司令带走执行任务,儿子天天去办公楼接爸爸下班,却没有等来钱之江。在7号楼里,刘司令要求钱、唐、汪三人破译一份被截获的中共密件,钱之江明白刘司令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他们已被特务牢牢地监视和软禁起来。罗进、“老虎”和“火龙”难以相信报纸上关于共产党血洗秘书楼的报道,加上“母鸡”的死亡和“小马驹”“警犬”的无故断线,感到疑云重重。第二十四集7号楼中,汪、唐二人分别苦心破译密件,钱之江如困兽一般看着电报发呆。由于和“毒蛇”失去联系,地下党无从知道敌人的新频率,几乎成了睁眼瞎。“老虎”和“火龙”再次侦听到的依然是假情报,得知中央密电被敌人截获,也对“警犬”去南京一事信以为真。南京来的特务头子——奸诈的代主任利用真假情报、两套频率来麻痹地下党的侦听,罗进被狡猾的敌人所蒙蔽。罗进派司机“猴子”打探“警犬”下落,自己和罗雪联系时,却得知“毒蛇”也断线了。他把罗雪带到石门饭店——地下党组织的新据点,罗雪认识了“山羊”和“野猪”。与此同时,钱之江已经破译出密件,不料,竟然是自己的判决书。被困的钱之江想打电话送出情报,却遭童副官阻止。钱之江发现房间内装有窃听器,趁汪洋不在,拔掉他房间内的窃听线,制造了一个特务侦听的死角,也为下一步计划做好了准备。代主任被刘司令请到7号楼来专门对付隐匿的“毒蛇”。汪洋也破译出密件,召集钱、唐、童开会,密件中清楚指出汪钱唐三人必有一人是“毒蛇”,在场的其他人吓傻了。与敌人的周旋中,钱之江表面给人以佛心般的冷静,但内心却时刻做着痛苦的思考和挣扎。钱之江巧施计,暗示汪洋,闫京生也有“毒蛇”的嫌疑,借汪洋之手,除杀闫京生。(第25-26集)第二十五集刘司令召集钱、汪、唐三人开会,软硬兼施地恐吓“毒蛇”,钱之江表面冷静,心里却翻江倒海。在代主任的威逼之下,汪洋忍不住供出了闫京生,钱之江借刀杀人之计,迈出了第一步。而唐一娜也公报私仇,栽赃给死对头裘丽丽。罗进心存疑虑,派“猴子”与“耗子”碰头,千方百计打探事实真相,却一再被特务的诡计所蒙蔽,正当罗进疑云重重时,接到了黄一彪等人伪造的来自“警犬”的情报,释然/汪洋为出卖了钱之江深感惭愧,前来求得宽恕,钱之江假装生气。唐一娜自知栽赃裘丽丽,心虚,找到钱之江排解心事。在充满压抑气氛的7号楼中,钱之江和唐一娜再一次跳起了探戈。这一次的探戈,是钱之江预知暴风骤雨来临之前的一次内心抗争,也是曾经沧海、阅世无数的他,最为外露的一次精神体现。黄一彪带来了闫京生和裘丽丽,二人向代主任和刘司令百般解释自己的无辜,却无济于事。在巨大的精神压力下,裘丽丽和唐一娜开始互相厮打,同时闫京生的挑衅也惹怒了一向冷静的钱之江。童妻不经意向罗雪透露了钱之江等人的被困地——7号楼。第二十六集刘司令在7号楼大摆鸿门宴,罗雪连同汪、童、闫的妻子都是被请对象,为进一步引共产党自投罗网,刘司令允许她们在钱等人看不到的地方,远距离远眺自己的丈夫,罗雪看到魂牵梦绕的钱之江,顿时热泪盈眶。钱之江假装胃疼,托特务买药,晚饭期间,闫京生再次挑衅钱之江,钱之江压抑已久的怒火喷发出来。黄一彪想通过字迹揪出“毒蛇”,正中钱之江下怀,恶贯满盈的闫京生终于落入了钱之江为他埋设已久的圈套。闫京生要求与钱之江当面对质,钱之江把谎言编造得天衣无缝,看似无意,却句句指向闫京生。罗雪证实了“断剑”背叛的消息,罗进遣“飞刀”前去灭口,不料,特务早有防备,埋伏下假“断剑”和数名特务,“飞刀”杀死假“断剑”,突出重围。闫京生饱受黄一彪的酷刑,却宁死不承认自己是“毒蛇”,最后割腕自杀。鈻団枃鈻団晲鈹 鈻犫梿
2.少女展颜与监护人季冬阳长达十年扑朔迷离的爱恋在王琪死后,划下了休止符。季冬阳带着破碎的心放弃一切远走他乡。但在他自我放逐之前,他公开的将他的事业交给了展颜,并恳请周大山和方以安辅佐展颜。他对展颜的用心良苦,昭然若揭。但他却不知道他的行为是将展颜放在了一个最危险的位置上。展颜涉世未深,除了天真的热情和理想,她对经营企业毫无概念,真正能帮助她的只有以安和大山,然而以安对她余情未了,虽努力克制,也总有忘情之时。因此而造成了小凡的误解,展颜成为无辜的第三者。看在子娟(展颜母)眼里分外心疼,更为女儿不值,她希望展颜放弃季氏企业,享受一个20岁女孩的花样年华。然而季冬阳消失了,仿如人间蒸发了一般,甚至没有亲人可以代为接手………真是如此?其实不然。季冬阳有过一个儿子的,只是连他自己都不知道。22年前的一段青涩感情。禾敏为他怀孕并生下了儿子其威。在季父的威迫利诱下,禾敏带着儿子消失,并答应永远不能曝光。禾敏是个无良无感的女人,并未再嫁但也未克尽母职,她只是花着季氏的钱游戏人生,直到她遇见江永生………永生比她小,她俩是一对吊诡的组合。他有人,禾敏有钱,他有脑子,禾敏没有。他有想法,禾敏只有今朝酒。在任何外人的眼里,都只会肤浅的认为这是一对肉体与物欲的交换。只有俩个当事人心里最清楚,他们是俩个寂寞的灵魂互相依偎。在永生心中,他对禾敏除了爱恋之外,还有更多的是悲悯,只是旁人不懂他有什么条件去悲悯禾敏。但无所谓,永生从不稀罕全世界懂得他,在这世上,他唯一在乎的,可以让他拼命的,只有妹妹永心。只有在永心面前,他愿意卸下武装,收拾起他的玩世不恭。永心的存在,是他苍桑的心灵里唯一的一块净土……。季长宇病危,就要死了,一场豪门恩怨的遗产争斗战仇火如荼的展开。禾敏短视,看的不是遗产,只要赠与便满足。但永生告诉他,不能放弃其威的权利,因为他就是季氏的骨肉,赠与只是乞讨,遗产才是证明,即便只拿到一毛钱遗产,也争到了一口气。他精心策划了第一个步骤,要将其威推进季家。要迫使季家正视其威的存在,他不允许炎凉的世道忽视这流落在外长达22年的孙子。在他苦心孤诣,利用媒体将此事掀开,造成了舆论和社会重视的同时,他和其威之间的不和也日趋激烈。其威始终认为他要的是母亲的钱,对他多诸不屑。永生照往例,不解释。他问心无愧。但当连永心也误解他时,他感到痛苦。他不在乎全世界,他在乎永心,于是他选择了离开,证明自己不分禾敏一分钱。禾敏过的好,永心不误解他,他于愿足矣……但事与愿违,季长宇并未如永生所推测的将遗产分给其威,反而要禾敏母子先找到冬阳,证明了血统,才能得到遗产。禾敏崩溃,歇斯底里寻找永生,她明白只有永生才能帮助到她,但她遍寻不着永生下落。因缘际会的其威认识了永心,并帮助了她,带她回家。禾敏与永心曾有一次不愉快的一面之缘,再见永心时,惊喜交加,她明白找到永心就能找到永生。本以为从此与禾敏天涯陌路的永生却因为永心的关系再度见到了禾敏。他答应了禾敏的要求,主要原因不是为了那段旧情,而是他知道了永心已爱上其威。为了妹妹,他必须帮助禾敏帮助其威。他们一行人来到了上海。行前,永生在心里已有多项腹案,他沙盘推演了无数次。他认为他要对抗的,是一个成熟的,精明厉害的,能让季冬阳放弃事业坐享其成的狡猾对手。直至他初遇展颜,他愕然不可置信。如果不是季冬阳太傻,就是眼前这小女孩太假太会伪装。他选择了相信后者。这世上只有一个天使,就是永心,不可能再有第二个单纯善良的人。他毫不留情的继续执行他的计划……展颜初见永生,只觉得这是一个不快乐的人,笑里都无喜意。热情也让人觉得冷。急进的作风让她困惑,就连身上那玩世不恭都不开心,他们合作的每个案子都让展颜觉得好象明天就是世界末日了,在明天之前要赚进全世界。她不懂这个人,但她想懂,为什么?因为有些地方,他像季冬阳……永生不知道自己正被展颜一点一点的感动,一点一点的拍掉他灵魂上的灰,一点一点的被拭净。等他发现时,他对展颜的喜欢,已经不止是一点点了……他害怕极了,不怕展颜,怕自己,怕爱情,自惭形秽的他怕面对明亮无垢的天使。禾敏让他安心,俩人像教堂里的老鼠,谁也不比谁高级。展颜让他渴望,能不能够,他配不配得到一次生命里纯净无目的的爱情?永生心里的沸腾,禾敏岂会不知?俩人在一起太久,她不能容忍永生的转变。要不一起沉沦,要不一起上岸。她与永生,谁也不能独活,她不允许。一场善与恶的拔河,季冬阳的影子与江永生的角力。展颜是真正的爱上了江永生吗?江永生能坦然面对展颜和自己,告诉她自己接近她接近季氏最初的动机和真相吗?禾敏能否愿意放手?其威闯进以安和小凡的婚姻中,谁能胜出?永心和展颜俩个善良的女孩,他们的友谊能否通过考验?《魔域天使》将一一为您演绎鈻団枃鈻団晲鈹 鈻犫梿
3.(第7-8集)第七集为了让阿炳相信,还有敌台没有找到,安在天冒险带阿炳离开大院,来到河边。波光粼粼的河边,安在天用岳父钓鱼的比喻来告诉阿炳,依然有剩余的敌人电台需要他找出。安在天说:有一年冬天,岳父照常去湖里捕鱼,但接连几天都看不到湖面上冒出“鱼泡”。岳父由此认为湖里的大鱼被他抓完了,于是就呆在家里,靠吃鱼干过日子。但有一天,他去湖边散步,看见成群的大鱼在岸边浅水区“游来游去”。这就是说,湖里还有很多的大鱼,只不过这些大鱼都变狡猾了,它们知道沉在湖底总有一天要被岳父抓住,所以都离开湖底,游出深水区,来到岸边的浅水区。岸边虽然寒冷,但空气充足,用不着使劲呼吸就可以存活。不使劲呼吸就不会冒出气泡,不冒气泡,岳父自然就找不着它们。安在天就这样让阿炳明白:至少还有部分敌台尚未找到,为什么找不到?是因为它们“像狡猾的大鱼一样”躲起来了,躲到我们一时想不到的地方去了。那么怎样才能它们?现在只有一个办法,但这个办法很难,就是分析并记住敌人报务员发报的特点。因为,报务员用手发报,就跟我们用嘴说话一样,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口音,每个人有每个人细微的差别。但实际上这种差别微乎其微,是很难分辨出彼此的。但是阿炳听了三天三夜的资料录音带,居然将敌人70多名报务员的“手迹”一一弄清了。于是,阿炳又坐到机器前,开始了较前完全不同的找台法——以前主要是“辨音质”,而现在主要是“识手迹”。然而辨音质也好,识手迹也罢,殊途同归,找到的都是敌台。就这样,阿炳找到了一部电台!然而要没有破译人员的证明,谁也不敢相信这就是我们要找的电台,因为这部电台发出的电波声太破烂、太老式了,任何人听它声音都会没什么犹豫地肯定,这绝对是几十年前甚至是上个世纪的设备在忙乎。这种设备当时早已淘汰,可以说没有哪个国家,哪怕是最贫穷的国家,也不会使用这种老掉牙的通讯设备。正因如此,侦听员听到这些电波声一般根本不予理睬就放过去了,而现在居然成了对方高层联络设备,这显然是诡计,目的就是要麻痹侦察人员,让你永远跟它“擦肩而过”。这就跟有人故意把你想偷的东西专门放在你身边一样,你找上寻下,挖地三尺地找,就想不到在自己身边看看。一个道理!玩的都是魔鬼的那套,以疯狂、大胆和怪诞著称。然而,神人阿炳比魔鬼还道高一丈!魔鬼的这套诡计一当被破,等于机关被打开,剩下的都是指日可待的。三天后,对方高层16部电台全部“浮出水面”。十天后,敌人107部秘密电台、共1861套频率,全部被我方侦获并死死监控。与此同时,纠集在大阴山区的一支流寇流窜到701,企图炸毁701大院,结果被守株逮兔的解放军一举消灭……第八集阿炳不费吹灰之力解决了“701”乃至国家安危的燃眉之急,在短短一个月里所做的,比全部“701”人捆在一起所做的一切还要多得多,还要好得多。所以,他理应得到“701”所有人的敬仰和爱戴,也理应得到属于“701”人的所有荣誉和勋章。安在天和阿炳被授予了一等功,庆功会上,阿炳见到了久违的妈妈,母子重逢的感人场面引起了众人的沸腾。安在天满心欢喜地认为阿炳妈会长期住下,但她却提出了返回陆家堰的要求,因为她“担心自己不在家,阿炳爸万一找回来见不到自己,会再次离去”。临行前,阿炳妈希望组织帮忙解决阿炳的婚姻大事。铁院长的目光锁定了丁姨身边的机要员小秦,不料小秦不愿意。有人不愿意,也有人愿意。一个叫老马的半百男人,就自愿将女儿嫁给阿炳,想以此为条件,让安在天帮他儿子在701找份工作,安在天表示同意。择日见过面后,阿炳却百般不愿意,理由是听其声音,认定她不是善良的人。日子一天天在“701”上空流逝。冬天来了,在李秘书和杨红英的革命婚礼上,阿炳却被一场突如其来的阑尾炎送进了医院。住院期间,他爱上了一个叫林小芳的护士:她对阿炳关怀备至……(第9-10集)第九集林小芳哥哥原来是警卫排长,在一次行动中以身殉职,她也正是作为烈士的妹妹被破格招来的,后又被保送到护校学习,回来就提了干,在医院当护士。因为是烈士的妹妹,她对自己要求一向很严格,对“701”则有一种农村人朴素的感恩心情。作为“701”的外勤人员,林小芳并不知晓阿炳真正的工作性质,她一直以为阿炳的荣誉都是因为他发明了什么保家卫国的秘密武器。但这并不影响一场完美的婚姻。说真的,林小芳一听安在天说阿炳喜欢她,几乎没任何犹豫就答应下来了。她说,如果她哥哥活着,一定会支持她这么做的——嫁给一位为我们国家研制出先进秘密武器的大英雄。至于阿炳看得到的缺陷,她认为这正是她要嫁他的理由:英雄需要她去关爱。就结婚了。洞房中,小芳向阿炳撒娇要定情物,使得阿炳第二天私自外出去镇上,要给妻子买一块玉当安在天得知阿炳在胖子的陪同下,私自去了小镇,大惊失色,急忙同金鲁生随后追赶。与此同时,阿炳和胖子已被理发店老板(特务)盯了梢。穷凶极恶的特务绑架了阿炳,并以阿炳为条件,交换即将被人民政府处以死刑的国民党军官张副官(是他儿子)。安在天、金鲁生等人紧急商量对策,一场斗智斗勇的营救阿炳之战就此展开。面对特务,安在天沉着冷静,机智勇敢,施巧计骗特务将阿炳带出,同时用特务听不懂的上海话和阿炳进行交流,在安在天和金鲁生天衣无缝的配合下,阿炳成功获救,特务自知无路可退,饮弹自尽。获救后,在安在天的陪同下,阿炳如愿以偿地买来了玉佩,送给林小芳。第十集就像安在天在乌镇发现阿炳改变了他人生一样,林小芳的出现再次改变了阿炳的生活和命运。阿炳和小芳夫妻恩爱,日子温馨和睦。在她无怨无悔、日复一日的关爱下,人们明显注意到阿炳的穿戴越来越整洁,面色越来越有活力。阿炳正在享受他一生中最惬意的岁月。阿炳很想有一个孩子,但小芳却没有如期怀上。终于,传来林小芳怀孕的消息,万分惊喜的阿炳竟然跪倒在林小芳的脚下。从此阿炳每日折一只纸鹤,期盼自己的骨肉早日降生,安在天从心底为阿炳和林小芳高兴。不料,孩子的降生之日,正是阿炳自尽之时,因为他“听”出孩子不是他亲生的。他给安在天留下一盘录音带。安在天摁下播放键,先是听到一个呜呜的哭声,然后又听到阿炳带着一种哭腔在这样跟他说:“呜呜(哭声)……我看不见,可我听得见……呜呜……儿子不是我的,是医院药房那个山东人的……呜呜……老婆生了百爹种(野种的意思),我只有去死……呜呜……我们陆家堰男人都这样,老婆生了百爹种,男人只有死!去死!……呜呜……小芳是个坏人……呜呜……你是个好人,钱给我妈……呜呜……”就这样,阿炳死了,是摸电门死的。阿炳通过录音机告诉安在天:他老婆是个坏人,儿子是个野种。阿炳的死让“701”人都感到无比的震惊和悲痛,也让林小芳悲痛万分又后悔莫及。这天夜里,心如死灰的林小芳来到安在天的住所,全盘托出了阿炳不能生育的事实,也说出了自己背叛阿炳的理由。随后,林小芳走进了竹林。从此没有人知道她的下落。就这样,阿炳像一个神话一样来到701,转眼间又像神话一般烟消云散,阿炳的故事成为了701永远的传说。鈻団枃鈻団晲鈹 鈻犫梿
4.(第27-28集)第二十七集钱之江借刀杀人一计成功,不料闫京生却以死来证明自己的清白,同时指证钱之江就是“毒蛇”,他之死再次掀起了七号楼的轩然大浪,揪出共产党的第二轮“战争”再次打响,一时间,钱之江成为众矢之的。看到闫京生的血书,刘司令声泪俱下,而心狠手辣的代主任却仍不罢休,一方面把闫京生的死栽赃给共产党,另一方面绞尽脑汁猜测“毒蛇”的战术。丧尽天良的特务连闫京生的尸体都不放过,详细地对尸体作检查,以防闫京生借自己的尸体送出情报。代主任指使童副官采用逐个击破的方式审问嫌疑者,却没有找到想要的答案,钱之江反驳童副官的精彩言词让代主任暗暗叫好,同时暗自察觉一心向佛的钱之江有着过人的智慧。钱之江企图借唐一娜之口再施一计,不料却被代主任看出破绽。代主任安排钱、唐、汪三人互相当面揭发,钱之江把矛头对准汪洋和童副官。罗进在石门饭店与地下党负责人“彩云”秘密会面,“彩云”指示要确保与“毒蛇”的联系畅通,使特使行动如期进行。第二十八集会上,代主任冷眼观察唐、裘、汪等人小丑一般的互相撕咬,却仍旧看不清隐匿的“毒蛇”。这场反人性的心理之战仍在继续。为了引“毒蛇”现形,代主任故意开通并监控了黄一彪房间中的电话,不料第一个监听到的竟是童副官打给刘司令的电话,童副官请求刘司令调他离开7号楼,遭到拒绝。代主任前往刘司令家,赠与一部新式电话,并帮着安装。黄昏,罗雪和罗进开车谨慎地接近7号楼,想借吃饭之机与钱之江碰面,钱之江明智地选择了回避。“彩云”紧急传达中央指示,要求尽快搞清敌人截获的我方密电,恢复同“毒蛇”之间的联系。同时,“彩云”开始怀疑“警犬”已经被捕或者牺牲。万般无奈的罗进为了逼刘司令放出钱之江,亲手导演了一出绑架天天的苦肉计,可是无果而终。无独有偶,钱之江的一场黔驴之技正在7号楼上演,他故意发狠地吃辣椒,引发了胃出血,但依旧未能走出7号楼。两次计划都未达到目的,不料,却被奸诈的代主任看出了破绽,代主任寻找“毒蛇”的视线慢慢地向钱之江聚焦。(第29-30集)第二十九集代主任找到尚未痊愈的钱之江,谈话中,对其发动了心理战术,钱之江依旧冷静应对,不卑不亢,语言中竭尽对代主任轻蔑嘲讽之意,又未露半点蛛丝马迹。与此同时,罗进、罗雪、“飞刀”等人正在紧急策划营救钱之江的行动。连续截获到无关紧要的敌情,“老虎”和“火龙”开始怀疑敌军电台的真实性。黄一彪通过报纸把“警犬”被捕的假消息公布于众。罗进等人来到钱之江每天必去的餐厅等候,想借晚餐时间救钱之江逃离,但由于钱之江没有出现,精心营救计划取消。就在当晚,代主任与钱之江之间的“猫捉老鼠”游戏却愈演愈烈。代主任借送饭之机,安排了一个老头为钱之江提供发送情报的机会,诱其露出破绽,钱之江一眼识破了诡计。一计不成,当晚,代主任又导演了一出营救“毒蛇”的好戏,不料,又被钱之江识破。钱之江见到刘司令,暗中告知刘司令也是被怀疑对象,并暗示其私宅电话被监听。刘司令表面表示不信,回家检查,竟在代主任赠与的电话上找到了一枚监听器。罗进第一次营救活动没有成功,又派“飞刀”独自夜探7号楼,企图暗中将钱之江救出。不料“飞刀”刚刚接近7号楼便惊动了特务,面对众多敌人,“飞刀”自知寡不敌众,毅然饮弹自尽。代主任再次上演苦肉计,找来“断剑”冒充“飞刀”,并在钱之江面前百般折磨,逼钱就范。就在代主任举枪之时,钱之江要求给假“飞刀”作超度,发现此人正有六指,断定对方正是“断剑”。钱之江伺机亲手杀死了这个软骨头的叛徒。第三十集黄一彪伪造的“警犬”被捕一文已经见报,“彩云”和罗进商议是否改变特使行动计划。“老虎”和“火龙”又截获了敌军假中藏假的情报。“彩云”看到,反而决定会议如期举行。代主任为确保能够迷惑共产党,迫使钱之江将假情报再次发送,钱之江不得已而为之。代主任借钱之江的名义将一沓钱及假情报转交给罗雪。两个相同含义的假情报,更加坚定“彩云”确定会议如期进行的想法。在这令人窒息的7号楼中,裘丽丽已被折磨得精神失常,唐一娜也向远在贵州做司令的父亲求助,希望脱离监禁。在丰盛的晚宴上,钱之江和唐一娜跳了人生中最后一曲探戈。当阳光再次普照大地的时候,钱之江已经服毒自尽了,冰冷的尸体上只放着两封信,一封表示对党国的忠诚,另一封则是给妻子罗雪。悲痛让罗雪变得疯狂,她不相信丈夫会死得如此轻如鸿毛,疯了一样摆弄着钱之江冰冷的尸体,希望能够找到情报。突然,罗雪注意到从未离开钱之江手腕的那串佛珠不见了踪影,又想到钱之江遗言中的一句“佛在我心中”。罗雪毅然拿起剪刀,向深爱的丈夫的腹部剖去。佛珠破腹而出,钱之江苦心刻在佛珠上的情报也安全地到达了“彩云”的手中。由于钱之江的情报,国军绞杀特使会议的行动失败。在“凡可疑者格杀勿论”的命令下,特务连夜潜入7号楼,除唐一娜以外,汪、裘、童三人全部被杀。刘司令也最终死在了代主任赠与的电话机——小型炸弹上。回到现实,年迈的安在天在作家麦家的陪同下,再次踏上了去701的征途。因为,“解密日”到了,他被解密了……鈻団枃鈻団晲鈹 鈻犫梿
5.(第7-8集)第七集为了让阿炳相信,还有敌台没有找到,安在天冒险带阿炳离开大院,来到河边。波光粼粼的河边,安在天用岳父钓鱼的比喻来告诉阿炳,依然有剩余的敌人电台需要他找出。安在天说:有一年冬天,岳父照常去湖里捕鱼,但接连几天都看不到湖面上冒出“鱼泡”。岳父由此认为湖里的大鱼被他抓完了,于是就呆在家里,靠吃鱼干过日子。但有一天,他去湖边散步,看见成群的大鱼在岸边浅水区“游来游去”。这就是说,湖里还有很多的大鱼,只不过这些大鱼都变狡猾了,它们知道沉在湖底总有一天要被岳父抓住,所以都离开湖底,游出深水区,来到岸边的浅水区。岸边虽然寒冷,但空气充足,用不着使劲呼吸就可以存活。不使劲呼吸就不会冒出气泡,不冒气泡,岳父自然就找不着它们。安在天就这样让阿炳明白:至少还有部分敌台尚未找到,为什么找不到?是因为它们“像狡猾的大鱼一样”躲起来了,躲到我们一时想不到的地方去了。那么怎样才能它们?现在只有一个办法,但这个办法很难,就是分析并记住敌人报务员发报的特点。因为,报务员用手发报,就跟我们用嘴说话一样,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口音,每个人有每个人细微的差别。但实际上这种差别微乎其微,是很难分辨出彼此的。但是阿炳听了三天三夜的资料录音带,居然将敌人70多名报务员的“手迹”一一弄清了。于是,阿炳又坐到机器前,开始了较前完全不同的找台法——以前主要是“辨音质”,而现在主要是“识手迹”。然而辨音质也好,识手迹也罢,殊途同归,找到的都是敌台。就这样,阿炳找到了一部电台!然而要没有破译人员的证明,谁也不敢相信这就是我们要找的电台,因为这部电台发出的电波声太破烂、太老式了,任何人听它声音都会没什么犹豫地肯定,这绝对是几十年前甚至是上个世纪的设备在忙乎。这种设备当时早已淘汰,可以说没有哪个国家,哪怕是最贫穷的国家,也不会使用这种老掉牙的通讯设备。正因如此,侦听员听到这些电波声一般根本不予理睬就放过去了,而现在居然成了对方高层联络设备,这显然是诡计,目的就是要麻痹侦察人员,让你永远跟它“擦肩而过”。这就跟有人故意把你想偷的东西专门放在你身边一样,你找上寻下,挖地三尺地找,就想不到在自己身边看看。一个道理!玩的都是魔鬼的那套,以疯狂、大胆和怪诞著称。然而,神人阿炳比魔鬼还道高一丈!魔鬼的这套诡计一当被破,等于机关被打开,剩下的都是指日可待的。三天后,对方高层16部电台全部“浮出水面”。十天后,敌人107部秘密电台、共1861套频率,全部被我方侦获并死死监控。与此同时,纠集在大阴山区的一支流寇流窜到701,企图炸毁701大院,结果被守株逮兔的解放军一举消灭……第八集阿炳不费吹灰之力解决了“701”乃至国家安危的燃眉之急,在短短一个月里所做的,比全部“701”人捆在一起所做的一切还要多得多,还要好得多。所以,他理应得到“701”所有人的敬仰和爱戴,也理应得到属于“701”人的所有荣誉和勋章。安在天和阿炳被授予了一等功,庆功会上,阿炳见到了久违的妈妈,母子重逢的感人场面引起了众人的沸腾。安在天满心欢喜地认为阿炳妈会长期住下,但她却提出了返回陆家堰的要求,因为她“担心自己不在家,阿炳爸万一找回来见不到自己,会再次离去”。临行前,阿炳妈希望组织帮忙解决阿炳的婚姻大事。铁院长的目光锁定了丁姨身边的机要员小秦,不料小秦不愿意。有人不愿意,也有人愿意。一个叫老马的半百男人,就自愿将女儿嫁给阿炳,想以此为条件,让安在天帮他儿子在701找份工作,安在天表示同意。择日见过面后,阿炳却百般不愿意,理由是听其声音,认定她不是善良的人。日子一天天在“701”上空流逝。冬天来了,在李秘书和杨红英的革命婚礼上,阿炳却被一场突如其来的阑尾炎送进了医院。住院期间,他爱上了一个叫林小芳的护士:她对阿炳关怀备至……(第9-10集)第九集林小芳哥哥原来是警卫排长,在一次行动中以身殉职,她也正是作为烈士的妹妹被破格招来的,后又被保送到护校学习,回来就提了干,在医院当护士。因为是烈士的妹妹,她对自己要求一向很严格,对“701”则有一种农村人朴素的感恩心情。作为“701”的外勤人员,林小芳并不知晓阿炳真正的工作性质,她一直以为阿炳的荣誉都是因为他发明了什么保家卫国的秘密武器。但这并不影响一场完美的婚姻。说真的,林小芳一听安在天说阿炳喜欢她,几乎没任何犹豫就答应下来了。她说,如果她哥哥活着,一定会支持她这么做的——嫁给一位为我们国家研制出先进秘密武器的大英雄。至于阿炳看得到的缺陷,她认为这正是她要嫁他的理由:英雄需要她去关爱。就结婚了。洞房中,小芳向阿炳撒娇要定情物,使得阿炳第二天私自外出去镇上,要给妻子买一块玉当安在天得知阿炳在胖子的陪同下,私自去了小镇,大惊失色,急忙同金鲁生随后追赶。与此同时,阿炳和胖子已被理发店老板(特务)盯了梢。穷凶极恶的特务绑架了阿炳,并以阿炳为条件,交换即将被人民政府处以死刑的国民党军官张副官(是他儿子)。安在天、金鲁生等人紧急商量对策,一场斗智斗勇的营救阿炳之战就此展开。面对特务,安在天沉着冷静,机智勇敢,施巧计骗特务将阿炳带出,同时用特务听不懂的上海话和阿炳进行交流,在安在天和金鲁生天衣无缝的配合下,阿炳成功获救,特务自知无路可退,饮弹自尽。获救后,在安在天的陪同下,阿炳如愿以偿地买来了玉佩,送给林小芳。第十集就像安在天在乌镇发现阿炳改变了他人生一样,林小芳的出现再次改变了阿炳的生活和命运。阿炳和小芳夫妻恩爱,日子温馨和睦。在她无怨无悔、日复一日的关爱下,人们明显注意到阿炳的穿戴越来越整洁,面色越来越有活力。阿炳正在享受他一生中最惬意的岁月。阿炳很想有一个孩子,但小芳却没有如期怀上。终于,传来林小芳怀孕的消息,万分惊喜的阿炳竟然跪倒在林小芳的脚下。从此阿炳每日折一只纸鹤,期盼自己的骨肉早日降生,安在天从心底为阿炳和林小芳高兴。不料,孩子的降生之日,正是阿炳自尽之时,因为他“听”出孩子不是他亲生的。他给安在天留下一盘录音带。安在天摁下播放键,先是听到一个呜呜的哭声,然后又听到阿炳带着一种哭腔在这样跟他说:“呜呜(哭声)……我看不见,可我听得见……呜呜……儿子不是我的,是医院药房那个山东人的……呜呜……老婆生了百爹种(野种的意思),我只有去死……呜呜……我们陆家堰男人都这样,老婆生了百爹种,男人只有死!去死!……呜呜……小芳是个坏人……呜呜……你是个好人,钱给我妈……呜呜……”就这样,阿炳死了,是摸电门死的。阿炳通过录音机告诉安在天:他老婆是个坏人,儿子是个野种。阿炳的死让“701”人都感到无比的震惊和悲痛,也让林小芳悲痛万分又后悔莫及。这天夜里,心如死灰的林小芳来到安在天的住所,全盘托出了阿炳不能生育的事实,也说出了自己背叛阿炳的理由。随后,林小芳走进了竹林。从此没有人知道她的下落。就这样,阿炳像一个神话一样来到701,转眼间又像神话一般烟消云散,阿炳的故事成为了701永远的传说。鈻団枃鈻団晲鈹 鈻犫梿

大发app在线版

6.少女展颜与监护人季冬阳长达十年扑朔迷离的爱恋在王琪死后,划下了休止符。季冬阳带着破碎的心放弃一切远走他乡。但在他自我放逐之前,他公开的将他的事业交给了展颜,并恳请周大山和方以安辅佐展颜。他对展颜的用心良苦,昭然若揭。但他却不知道他的行为是将展颜放在了一个最危险的位置上。展颜涉世未深,除了天真的热情和理想,她对经营企业毫无概念,真正能帮助她的只有以安和大山,然而以安对她余情未了,虽努力克制,也总有忘情之时。因此而造成了小凡的误解,展颜成为无辜的第三者。看在子娟(展颜母)眼里分外心疼,更为女儿不值,她希望展颜放弃季氏企业,享受一个20岁女孩的花样年华。然而季冬阳消失了,仿如人间蒸发了一般,甚至没有亲人可以代为接手………真是如此?其实不然。季冬阳有过一个儿子的,只是连他自己都不知道。22年前的一段青涩感情。禾敏为他怀孕并生下了儿子其威。在季父的威迫利诱下,禾敏带着儿子消失,并答应永远不能曝光。禾敏是个无良无感的女人,并未再嫁但也未克尽母职,她只是花着季氏的钱游戏人生,直到她遇见江永生………永生比她小,她俩是一对吊诡的组合。他有人,禾敏有钱,他有脑子,禾敏没有。他有想法,禾敏只有今朝酒。在任何外人的眼里,都只会肤浅的认为这是一对肉体与物欲的交换。只有俩个当事人心里最清楚,他们是俩个寂寞的灵魂互相依偎。在永生心中,他对禾敏除了爱恋之外,还有更多的是悲悯,只是旁人不懂他有什么条件去悲悯禾敏。但无所谓,永生从不稀罕全世界懂得他,在这世上,他唯一在乎的,可以让他拼命的,只有妹妹永心。只有在永心面前,他愿意卸下武装,收拾起他的玩世不恭。永心的存在,是他苍桑的心灵里唯一的一块净土……。季长宇病危,就要死了,一场豪门恩怨的遗产争斗战仇火如荼的展开。禾敏短视,看的不是遗产,只要赠与便满足。但永生告诉他,不能放弃其威的权利,因为他就是季氏的骨肉,赠与只是乞讨,遗产才是证明,即便只拿到一毛钱遗产,也争到了一口气。他精心策划了第一个步骤,要将其威推进季家。要迫使季家正视其威的存在,他不允许炎凉的世道忽视这流落在外长达22年的孙子。在他苦心孤诣,利用媒体将此事掀开,造成了舆论和社会重视的同时,他和其威之间的不和也日趋激烈。其威始终认为他要的是母亲的钱,对他多诸不屑。永生照往例,不解释。他问心无愧。但当连永心也误解他时,他感到痛苦。他不在乎全世界,他在乎永心,于是他选择了离开,证明自己不分禾敏一分钱。禾敏过的好,永心不误解他,他于愿足矣……但事与愿违,季长宇并未如永生所推测的将遗产分给其威,反而要禾敏母子先找到冬阳,证明了血统,才能得到遗产。禾敏崩溃,歇斯底里寻找永生,她明白只有永生才能帮助到她,但她遍寻不着永生下落。因缘际会的其威认识了永心,并帮助了她,带她回家。禾敏与永心曾有一次不愉快的一面之缘,再见永心时,惊喜交加,她明白找到永心就能找到永生。本以为从此与禾敏天涯陌路的永生却因为永心的关系再度见到了禾敏。他答应了禾敏的要求,主要原因不是为了那段旧情,而是他知道了永心已爱上其威。为了妹妹,他必须帮助禾敏帮助其威。他们一行人来到了上海。行前,永生在心里已有多项腹案,他沙盘推演了无数次。他认为他要对抗的,是一个成熟的,精明厉害的,能让季冬阳放弃事业坐享其成的狡猾对手。直至他初遇展颜,他愕然不可置信。如果不是季冬阳太傻,就是眼前这小女孩太假太会伪装。他选择了相信后者。这世上只有一个天使,就是永心,不可能再有第二个单纯善良的人。他毫不留情的继续执行他的计划……展颜初见永生,只觉得这是一个不快乐的人,笑里都无喜意。热情也让人觉得冷。急进的作风让她困惑,就连身上那玩世不恭都不开心,他们合作的每个案子都让展颜觉得好象明天就是世界末日了,在明天之前要赚进全世界。她不懂这个人,但她想懂,为什么?因为有些地方,他像季冬阳……永生不知道自己正被展颜一点一点的感动,一点一点的拍掉他灵魂上的灰,一点一点的被拭净。等他发现时,他对展颜的喜欢,已经不止是一点点了……他害怕极了,不怕展颜,怕自己,怕爱情,自惭形秽的他怕面对明亮无垢的天使。禾敏让他安心,俩人像教堂里的老鼠,谁也不比谁高级。展颜让他渴望,能不能够,他配不配得到一次生命里纯净无目的的爱情?永生心里的沸腾,禾敏岂会不知?俩人在一起太久,她不能容忍永生的转变。要不一起沉沦,要不一起上岸。她与永生,谁也不能独活,她不允许。一场善与恶的拔河,季冬阳的影子与江永生的角力。展颜是真正的爱上了江永生吗?江永生能坦然面对展颜和自己,告诉她自己接近她接近季氏最初的动机和真相吗?禾敏能否愿意放手?其威闯进以安和小凡的婚姻中,谁能胜出?永心和展颜俩个善良的女孩,他们的友谊能否通过考验?《魔域天使》将一一为您演绎鈻団枃鈻団晲鈹 鈻犫梿
7.(第7-8集)第七集为了让阿炳相信,还有敌台没有找到,安在天冒险带阿炳离开大院,来到河边。波光粼粼的河边,安在天用岳父钓鱼的比喻来告诉阿炳,依然有剩余的敌人电台需要他找出。安在天说:有一年冬天,岳父照常去湖里捕鱼,但接连几天都看不到湖面上冒出“鱼泡”。岳父由此认为湖里的大鱼被他抓完了,于是就呆在家里,靠吃鱼干过日子。但有一天,他去湖边散步,看见成群的大鱼在岸边浅水区“游来游去”。这就是说,湖里还有很多的大鱼,只不过这些大鱼都变狡猾了,它们知道沉在湖底总有一天要被岳父抓住,所以都离开湖底,游出深水区,来到岸边的浅水区。岸边虽然寒冷,但空气充足,用不着使劲呼吸就可以存活。不使劲呼吸就不会冒出气泡,不冒气泡,岳父自然就找不着它们。安在天就这样让阿炳明白:至少还有部分敌台尚未找到,为什么找不到?是因为它们“像狡猾的大鱼一样”躲起来了,躲到我们一时想不到的地方去了。那么怎样才能它们?现在只有一个办法,但这个办法很难,就是分析并记住敌人报务员发报的特点。因为,报务员用手发报,就跟我们用嘴说话一样,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口音,每个人有每个人细微的差别。但实际上这种差别微乎其微,是很难分辨出彼此的。但是阿炳听了三天三夜的资料录音带,居然将敌人70多名报务员的“手迹”一一弄清了。于是,阿炳又坐到机器前,开始了较前完全不同的找台法——以前主要是“辨音质”,而现在主要是“识手迹”。然而辨音质也好,识手迹也罢,殊途同归,找到的都是敌台。就这样,阿炳找到了一部电台!然而要没有破译人员的证明,谁也不敢相信这就是我们要找的电台,因为这部电台发出的电波声太破烂、太老式了,任何人听它声音都会没什么犹豫地肯定,这绝对是几十年前甚至是上个世纪的设备在忙乎。这种设备当时早已淘汰,可以说没有哪个国家,哪怕是最贫穷的国家,也不会使用这种老掉牙的通讯设备。正因如此,侦听员听到这些电波声一般根本不予理睬就放过去了,而现在居然成了对方高层联络设备,这显然是诡计,目的就是要麻痹侦察人员,让你永远跟它“擦肩而过”。这就跟有人故意把你想偷的东西专门放在你身边一样,你找上寻下,挖地三尺地找,就想不到在自己身边看看。一个道理!玩的都是魔鬼的那套,以疯狂、大胆和怪诞著称。然而,神人阿炳比魔鬼还道高一丈!魔鬼的这套诡计一当被破,等于机关被打开,剩下的都是指日可待的。三天后,对方高层16部电台全部“浮出水面”。十天后,敌人107部秘密电台、共1861套频率,全部被我方侦获并死死监控。与此同时,纠集在大阴山区的一支流寇流窜到701,企图炸毁701大院,结果被守株逮兔的解放军一举消灭……第八集阿炳不费吹灰之力解决了“701”乃至国家安危的燃眉之急,在短短一个月里所做的,比全部“701”人捆在一起所做的一切还要多得多,还要好得多。所以,他理应得到“701”所有人的敬仰和爱戴,也理应得到属于“701”人的所有荣誉和勋章。安在天和阿炳被授予了一等功,庆功会上,阿炳见到了久违的妈妈,母子重逢的感人场面引起了众人的沸腾。安在天满心欢喜地认为阿炳妈会长期住下,但她却提出了返回陆家堰的要求,因为她“担心自己不在家,阿炳爸万一找回来见不到自己,会再次离去”。临行前,阿炳妈希望组织帮忙解决阿炳的婚姻大事。铁院长的目光锁定了丁姨身边的机要员小秦,不料小秦不愿意。有人不愿意,也有人愿意。一个叫老马的半百男人,就自愿将女儿嫁给阿炳,想以此为条件,让安在天帮他儿子在701找份工作,安在天表示同意。择日见过面后,阿炳却百般不愿意,理由是听其声音,认定她不是善良的人。日子一天天在“701”上空流逝。冬天来了,在李秘书和杨红英的革命婚礼上,阿炳却被一场突如其来的阑尾炎送进了医院。住院期间,他爱上了一个叫林小芳的护士:她对阿炳关怀备至……(第9-10集)第九集林小芳哥哥原来是警卫排长,在一次行动中以身殉职,她也正是作为烈士的妹妹被破格招来的,后又被保送到护校学习,回来就提了干,在医院当护士。因为是烈士的妹妹,她对自己要求一向很严格,对“701”则有一种农村人朴素的感恩心情。作为“701”的外勤人员,林小芳并不知晓阿炳真正的工作性质,她一直以为阿炳的荣誉都是因为他发明了什么保家卫国的秘密武器。但这并不影响一场完美的婚姻。说真的,林小芳一听安在天说阿炳喜欢她,几乎没任何犹豫就答应下来了。她说,如果她哥哥活着,一定会支持她这么做的——嫁给一位为我们国家研制出先进秘密武器的大英雄。至于阿炳看得到的缺陷,她认为这正是她要嫁他的理由:英雄需要她去关爱。就结婚了。洞房中,小芳向阿炳撒娇要定情物,使得阿炳第二天私自外出去镇上,要给妻子买一块玉当安在天得知阿炳在胖子的陪同下,私自去了小镇,大惊失色,急忙同金鲁生随后追赶。与此同时,阿炳和胖子已被理发店老板(特务)盯了梢。穷凶极恶的特务绑架了阿炳,并以阿炳为条件,交换即将被人民政府处以死刑的国民党军官张副官(是他儿子)。安在天、金鲁生等人紧急商量对策,一场斗智斗勇的营救阿炳之战就此展开。面对特务,安在天沉着冷静,机智勇敢,施巧计骗特务将阿炳带出,同时用特务听不懂的上海话和阿炳进行交流,在安在天和金鲁生天衣无缝的配合下,阿炳成功获救,特务自知无路可退,饮弹自尽。获救后,在安在天的陪同下,阿炳如愿以偿地买来了玉佩,送给林小芳。第十集就像安在天在乌镇发现阿炳改变了他人生一样,林小芳的出现再次改变了阿炳的生活和命运。阿炳和小芳夫妻恩爱,日子温馨和睦。在她无怨无悔、日复一日的关爱下,人们明显注意到阿炳的穿戴越来越整洁,面色越来越有活力。阿炳正在享受他一生中最惬意的岁月。阿炳很想有一个孩子,但小芳却没有如期怀上。终于,传来林小芳怀孕的消息,万分惊喜的阿炳竟然跪倒在林小芳的脚下。从此阿炳每日折一只纸鹤,期盼自己的骨肉早日降生,安在天从心底为阿炳和林小芳高兴。不料,孩子的降生之日,正是阿炳自尽之时,因为他“听”出孩子不是他亲生的。他给安在天留下一盘录音带。安在天摁下播放键,先是听到一个呜呜的哭声,然后又听到阿炳带着一种哭腔在这样跟他说:“呜呜(哭声)……我看不见,可我听得见……呜呜……儿子不是我的,是医院药房那个山东人的……呜呜……老婆生了百爹种(野种的意思),我只有去死……呜呜……我们陆家堰男人都这样,老婆生了百爹种,男人只有死!去死!……呜呜……小芳是个坏人……呜呜……你是个好人,钱给我妈……呜呜……”就这样,阿炳死了,是摸电门死的。阿炳通过录音机告诉安在天:他老婆是个坏人,儿子是个野种。阿炳的死让“701”人都感到无比的震惊和悲痛,也让林小芳悲痛万分又后悔莫及。这天夜里,心如死灰的林小芳来到安在天的住所,全盘托出了阿炳不能生育的事实,也说出了自己背叛阿炳的理由。随后,林小芳走进了竹林。从此没有人知道她的下落。就这样,阿炳像一个神话一样来到701,转眼间又像神话一般烟消云散,阿炳的故事成为了701永远的传说。鈻団枃鈻団晲鈹 鈻犫梿
8.第三十一集永生要展颜重新振作,整顿季氏,展颜请求永生来帮助她。禾敏告诉展颜她和季冬阳的关系及来上海的目的,而这一切都是江永生一手策划的,展颜陷入极度痛苦。展颜决定宣布季氏破产,一位投资者亮出季冬阳的名片,季氏危机解除。展颜决定退出季氏,做一个快乐的人,永生对展颜说爱上了她。大海的新店开业了,展颜当了董事长,一家人快乐不已。鈻団枃鈻団晲鈹 鈻犫梿
9.第十一集钟小印经过酒店投票升职做了销售部副经理。钟看到蓝冬晨为酒店迎接总部审查的事忧心忡忡,为了帮助蓝实行科学化的管理,钟请蓝答应自己为酒店做一套完整的管理程序,蓝犹豫再三后答应了钟的请求。钟小印彻夜加班设计程序,麦乐乐和小红却暗中破坏,她俩利用钟小印出外吃饭的时间,销毁了钟的程序。总部审查团来酒店的这天早上,钟小印在上班的路途突然昏倒在公共汽车上被人送到医院,医生怀疑她得了癌症,准备送她到蓝氏疗养院做全面的检查。钟小印却不顾医生的阻拦强忍着疼痛赶到酒店,当她向审查团展示她设计的程序时,却发现程序不见了。第十二集钟小印的失误令蓝冬晨的酒店失去了四年一次海北论坛的接待工作。蓝生气、他强忍着火气等待钟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并追问钟那天迟到的原因,钟没有说出实情,蓝失望至极。金薇薇发现自己已经爱上雷雨,而蓝冬晨也深深爱着钟小印,她决定和蓝分手。善良的金薇薇劝蓝冬晨如果在意钟小印就要原谅她的过失。吕辛听说了钟的事后劝她离开蓝冬晨的酒店,钟没有答应。吕辛从钟小印的好友酷儿口中得知,钟之所以在蓝的酒店打工是为了替妈妈还医药费,吕辛决定替钟还钱。第十三集蓝冬晨准备向钟小印赔礼道歉,四处找钟都找不到。他拿着鲜花到钟家楼下,正好看到钟小印因为肚子疼倒在吕辛怀里,蓝误会了他们的关系,差点动手打了吕辛。执着的蓝冬晨没有放弃对钟的追求,破例把钟小印调到公关部做经理,为的是能常常看到她。吕辛要替钟小印还钱,专程回香港向母亲要钱。母亲不肯让儿子把钱都花在一个平民女孩子身上,没有同意,但他却在客厅坐了一晚。当母亲听到吕辛说蓝冬晨也在同时追求这个女孩,当即很痛快地给了儿子100万支持他追求钟小印。第十四集钟小印的母亲不同意女儿接受吕辛的钱,要她遵守和蓝冬晨的约定。酷儿看出钟小印最近的行为反常,向她询问原因,钟告诉了好友自己遗传了母亲的癌,留在世上的时间不多了。深深地爱着蓝冬晨的钟小印不想让心爱的人因为自己的病而伤心难过,更不想因为自己的病耽误他的前程。她请求酷儿对蓝冬晨隐瞒真相,自己也总是躲着蓝。金薇薇约蓝冬晨见面,彼此坦白都另有所爱,两人正式分手。蓝冬晨在金薇薇的提醒下决定换一种方式与钟小印相处,要多给她一些空间,对她更温柔更好一些。第十五集麦乐乐留在吕辛家里过夜,制造和吕同床的假象,并在全酒店散布她和吕辛要结婚的消息。而蓝冬晨热烈地向钟小印求婚。为了让深爱着的人能继续美好的生活,钟小印肝肠寸断地选择了拒绝。她将爱的深情深埋内心,在蓝冬晨面前假装与吕辛牵手同行。蓝找到吕辛单位,对吕大打出手。吕辛在钟小印家楼下发现昏倒在出租车里的钟小印,吕把她送到医院,从医生口中得知了钟的病情。吕辛以为钟小印还不知道自己的病,把钟带到自己家里调养。麦乐乐到吕辛家里,看到昏躺在床上的钟小印起了误会。第十六集麦乐乐伤心地把在吕辛家床上看到钟小印的事告诉蓝冬晨,蓝气愤地要钟小印给她解释,为了让蓝死心钟痛苦的将错就错承认。吕辛让钟小印答应自己能陪在她身边照顾她,此时的钟决心在剩下的时间里完成许下的心愿,要为妈妈找到从未见过面的爸爸,吕帮钟一起寻找。为了寻找父亲钟向蓝冬晨请假,一向自负的蓝被钟拒绝时他的爱已变成恨,他不但没有批准,还辱骂了钟。金薇薇邀请雷雨和她一起参加大学的同学聚会,雷雨因金的同学拿他与蓝冬晨比较而自尊心受到伤害,更加鼓不起勇气追求金薇薇,而金却不计较这些。第十七集吕辛帮钟小印查出钟小印妈妈原来住的房子主人姓蓝,可已经移民到国外了。钟想起母亲有一条常带在身边的绣着蝴蝶的蓝围巾,猜想一定是爸爸送给妈妈的。她让吕辛偷偷拍下蓝围巾的照片,在报纸上登寻人启事找围巾的主人。林雅娟在美国看到报上的蓝围巾后,给吕辛打电话说被围巾的故事感动,向他了解登报人的情况,吕猜想到钟的妈妈可能和蓝冬晨的父亲有关系。麦乐乐向蓝冬晨告密说钟小印在外面做兼职,蓝在钟兼职的公司找到钟,蓝愤怒拽着钟发火时钟却昏倒在蓝的怀里,为了不让蓝送自己去医院,钟强忍疼痛撒谎说约好去看妈妈。第十八集蓝冬晨已深陷情网,不能自拔。痛苦的蓝冬晨再约钟小印一起打网球,钟小印知道她能和自己深爱的人在一起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不顾吕辛的阻拦答应了蓝。钟小印的病不能做剧烈的运动,可是为了和蓝冬晨打网球她还是得顶住,她累得精疲力尽。林雅娟从国外赶回来,要认钟小印做义女,并着手张罗儿子和金薇薇的婚事。母亲的决定让蓝冬晨感到非常突然,和母亲发生了激烈争执。金薇薇把蓝母要她和蓝冬晨结婚的事告诉雷雨,试探他的反应,厚道老实的雷雨却始终不敢对金表达自己的真情。鈻団枃鈻団晲鈹 鈻犫梿

点击查看全文

热门推荐

新闻时讯

热门评论

鄢妙柏:

情告诉了石破天,石破天叫她书面签字她说自己不能签,她说是自己做错了,不能签这个字,还哭了起来。

力奇略:

总导演:白导

敖凝云:

徐恩铭收到电台后派骑兵去塔若村袭击宋英杰,他不想让宋英杰活着离开塔若村,他们不打算放过一个人。宋英杰从门缝里看到了敌人抓村民,他和老魏等人出来营救乡亲,他留下打阻击,老魏将老百姓带到山上。

永寄琴:

国家恢复高考制度后,兄弟俩双双以优异成绩考上重点大学。哥哥张大志,自小立志一定要上大学,改变家乡面貌。大学毕业,哥哥大志放弃优越的工作毅然回到家乡。按照党中央的要求,带领乡亲们创业致富,而弟弟向往城市,抛弃青梅竹马的女友,与干部家子女结婚。

汉怡月:

许槐生即将升任机要科科长一事引起了军统徐州站众人的不满,尤其是侯队长,他发誓要抓到许槐生的把柄。这天,按照与刘洪的约定,许槐生到东华酒楼雅间和刘洪见面,侯队长秘密跟踪而来。

阴修敏:

左光辉的病房里,林大锤将部队调查出的情况和漏网土匪煽动灾民闹事的怀疑告诉了左光辉。两人经过商量,林大锤让杨奇山以县政府的名义起草了一份安民告示。